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自述人生 »  上了幼幼表妹

上了幼幼表妹

更新时间: 2019-08-28 14:36:58

从小到大,认识我的人都称我为[变态],不过我对此称号也满喜欢的,因为我的确是一个变态。当了这么多年变态,吃过无数个女人,由幼幼到人妻都吃过,不过要我说印象最深刻的,果然还是我的第一次,把表妹搞上了那次。

这是发生在我十岁时的暑假,每年的暑假,我都会回到乡下的外婆家小住一个月左右,外婆也知道我每年暑假都会来住,所以她只顾在田地里工作,家里就只剩下我和表妹。

我那表妹叫玲玲,今年九岁,小小的一个萝莉,没什么特别美丽的外表,平日总是傻呼呼的,但却傻的可爱。

某天中午,玲玲全身是汗的躺在沙发上,看到这情景我呆住了,这该死的环境,该死的时间,该死的气氛,还有老爸那该死的A片。令天真无邪的我萌生起邪念,想一探女性的神秘地带,起初我是有点犹疑,毕竟她是我的表妹,但魔鬼永远会战胜天使,于是我下定决心,当是在上生物课吧!

我轻轻叫了一下表妹:

[玲玲,起来了]

表妹没有反应,于是我便摇她一下,她还是没反应,这时我才放心了。我用手轻轻的抹去玲玲头上的汗,当右手到达玲玲那樱桃小嘴时,我的心就在想,不知道,口水是什么味道的呢?由于看A片时有看过男女接吻,于是我学A片,把自己的嘴跟玲玲的小嘴亲在一起,第一次因为害怕而只是很迅速的碰了一下,但之后变大胆了,由于只是碰嘴唇是品尝不到玲玲的口水,所以我用舌头强行攻进玲玲的口腔内,第一关是玲玲的牙齿,不过很容易就攻破了,舌头再不断的前进,直到触碰到一种湿湿的感觉,我知道那便是口水,我来回我在玲玲的口腔内转了几圈,务求把玲玲口腔的口水都舔干净,原来玲玲的口水,是有点咸咸的,还真可口。

这时的我更大胆了,双手把玲玲的背心拉起到露出那未发育的乳房,我心想,跟我的差不多麻,只是乳房比我凸起一点点,乳头的颜色比我粉红而已,所以便把衣服回复原状,把目光注视着玲玲的神秘地带。我隔着短裤用鼻子闻一下玲玲的的下体,发觉有一种特殊的香味,这香味令我的心跳加速,就像要我快点把玲玲的短裤脱掉似的。我双手轻轻的摸了几下玲玲的神秘地带,果真女生的下体是没有小鸡鸡的,越摸越兴奋,我已经忍不住了,双手放在玲玲的裤头上,轻轻的、慢慢的把短裤一点一点的脱下。一直到玲玲露出她那小缝,这时的我心跳得快掉出来了,我把左手放在玲玲的下体,中指不断的抚摸着她那小缝,感觉这小缝好像会把手指吸进去似的。我还不时把抚摸小缝的手指放进口里,品尝一下玲玲下体的味道,湿润的手指抚摸着玲玲的下体,就连玲玲也好像感觉到有人在非礼自己的重要部位而发抖。

我越摸越想快点观察一下玲玲的神秘地带,于是再一次把双手放在脱下了一半的裤头上,但这次我可没那么胆怯,我把裤子脱到膝盖,玲玲的整个未发育的下体可是全暴露在我眼前。我相信这时我的心脏已跳出来了,因为这情景实在是太美了。雪白的双腿上半部(上、下半部成黑白对比,可能是常穿短裤,阳光照不到的原因),中间是幼小又雪白的阴部、微微凸起的小肚、小小的一条小缝,为什么一个未发育的阴部,却能拥有如此吸引人的魅力。我仔细的观察这神秘地带,把鼻子靠近去闻这小缝的香气,这香气比隔着裤子闻时香浓百倍,这是一种香纯而淫荡的香气。我不断大力的吸着这香气,左手在股间不断游走,右手在磨擦自己那早熟的肉棒,不时还亲吻这美丽诱人的小缝。

我想要,我还想要更清楚玲玲的神秘地带,充满兽性的我干脆把玲玲那碍人的短裤脱了出来,双手再一次游走于神秘地带,突然,右手的手指公不小心轻轻的被小缝吸了进去,玲玲突然的一抖,我害怕的以为是玲玲醒了,于是我看了看玲玲,只见玲玲双眼还是闭起来,樱桃小嘴紧紧的合着,我见玲玲还未醒来,便继续我的探索。刚刚指公被吸进去的一下令我在想,小缝中是否有空间能把东西放进去,于是我双手放在两腿内侧,轻轻的想把两腿分开,但不成功。于是我再用力一点,终于,神秘部位的全面都被我看见了,虽然还只是一条缝,不过我的目的不是要看小缝,而是要探索缝中是否还有空间。

我把双手放在小缝两侧,由于太紧张而有点发抖,轻轻的把小缝打开,不打开还好,一打开小缝,立刻有一些透明色的水从里面流出来,我小小的品尝了一下这水,发觉相当美味,原来小缝里面,就像花朵一样,会流出美味的花蜜,为了能把这美味的花蜜都喝光,我双手固定打开小缝的状态,把嘴巴亲向小缝,用力的把花蜜吸进口里。但这样还是有一些花蜜会流到沙发中,于是我把玲玲的玉腿屈曲抬起,这样一来,原先以为小缝里只会流出花蜜的想法错误了,由于阴部被微微的抬起,原本躺着时看不到的部份,现在全都能看到了,就连流出花蜜的地方,我也知道位置了。

在小缝里面,原来有一个粉红色的小穴,这小穴只有跟我食指差不多的大小,玲玲下体的香气和美味的花蜜,皆是由这里出来的。我本打算好好的观摩一下这小穴,没想到却被花蜜给阻住视线,我再一次用嘴巴吸吮小穴所流出来的花蜜,这次我是对着出蜜口来吸吮,所以花蜜再也没有流到沙发上。吸了好几分钟,吸到我有点饱,没想到玲玲的小洞还能不段的流出花蜜,我也不管了,把头放在小穴前好好的观摩一番,由于玲玲双腿没有了我的固定,很自然的合上了,但我的头还在两腿间,于是我的头被夹紧了,而且我每一次呼吸,腿就夹得越紧。

不过这样更好,我便能把手专注于分开小缝,这穴洞还真有趣,玲玲每一次呼吸,穴内便跟着缩放,每一次缩放,花蜜都会跟着流出来,我有看过A片,大慨知道小穴的作用是什么,但我还是不够胆量,所以我把目光移向小穴上的一颗小豆豆,这小豆豆每一次用舌头碰她,玲玲都会像触电似的发抖,由于太近的闻小穴散发出来的香气,我已经忍不住了。我提起勇气,把小鸡鸡对准小穴,轻轻的碰了一下,只是这么轻轻的一碰,小鸡鸡的爽快感已比自己平日打手枪的爽。

我再用力一点,小鸡鸡还是不能放进去,心急的我,已控制不到力道,用力的把鸡鸡的头插进了小穴中,玲玲也因此发出了‘啊’的一声。这时我真的害怕了,我不敢乱动,稍稍的看了玲玲一下,玲玲跟之前一样闭着双眼,但嘴巴合得更紧了,一脸痛苦的表情。我怕玲玲会醒来,于是保持鸡头在小穴中,战战兢兢的打手枪,不过这感觉真爽,鸡头暖暖的被小穴包着,就像把我的鸡鸡溶化着一样,因为担心玲玲会醒来,我加速了打手枪的速度,不一会,我的鸡鸡好像要把东西吐出来了,不断上下的套着鸡鸡,已忍不住了,左手捉住玲玲的肩膀,用力一顶,乳白色的液体全都喷进玲玲的小穴内,玲玲的表情好像更痛苦了,但我这不管了,因为我也因刚刚的一炮而精疲力尽。

我轻轻的把小鸡鸡抽出来,而小穴由原本流出清澈的水变成了流出乳白色的液体,由于害怕玲玲会醒来,我连忙把玲玲的短裤帮她穿起来,一切都回复没事发生的样子后,放轻松的我,突然尿急想去洗手间,去完洗手间回来后,玲玲已半醒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玲玲看到我后,只是眼睛红红的看着我,我若无其事的对她说‘你起来了?’玲玲没有理我,自己一个进了房间,我自以为逍遥法外,但晚上才想起,我没有把玲玲小穴的乳白色液体抹走。由那次起到我回家那天,玲玲都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还经常刻意的避开我,我猜想,她第一次发抖时,大慨已经醒来了,不过没差,反正她不打算告发我,我的第一次又能吃到幼女,这是很多人羡慕一辈也做不到的事,那我就继续逍遥法外。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