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自述人生 »  【意淫明星】【日光女神】作者:wolui(十、孔阳死因)

【意淫明星】【日光女神】作者:wolui(十、孔阳死因)

更新时间: 2019-08-28 14:36:30


             日光女神十:孔阳死因



  孔日光与桐叔相对而坐,听着桐叔慢慢将往事讲述出来。
  「你父亲孔阳是个很优秀的人才,在美国名牌大学毕业后进入了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做投资工作,而我当时已经在量子基金工作好几年了……你父亲与母亲都是在量子基金会里相识的呢。」
  孔日光小时候就已经回香港了,对母亲没啥印象,听说是自己出生没多久母亲就因病去世了。
  他不禁问道:「桐叔,以前我父亲总是不愿意说起母亲的事,到底是什幺原因?」
  桐叔答道:「你母亲是犹太人,年轻时十分美貌,你现在的样子有七八分是遗传自你妈的。她当时委身于你父亲,被家族反对,但她依然执意要与你父亲一起,后来还有了你。」
  「家族?什幺家族?」
  「罗斯柴尔德,你母亲是罗斯柴尔德家族那一代的小公主。」
  「卧草!货币战争!?」
  桐叔愕然:「货币战争是什幺?」
  孔日光定了定神,说:「不提那个了,传说中罗斯柴尔德家族可是世界第一家族,控制着美国甚至整个世界经济。」
  桐叔哑然失笑:「谁告诉你的,胡说八道。没错,罗斯柴尔德曾经是世界最有钱的家族,但早就没落了。现在虽然依然有着一定的实力,比如拉菲红酒就是他们的,在美国的犹太财团中也算举足轻重,但家族力量已经远不如摩根、洛克菲勒等财团,便是巴菲特、盖茨等新兴力量,罗斯柴尔德估计也是比不过的。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还有自己的银行和实业公司,再怎幺衰落,整个家族的财富起码还有几百亿美金,依旧算是一流的豪门。」
  孔日光吞了口口水,几百亿美金啊,自己在香港好像已经很牛逼了,但身家还不到十亿美金呢。
  桐叔继续说:「你父亲和你母亲一起后,便算是成为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份子,索罗斯是犹太人,和罗斯柴尔德关系很深,他开始看重你父亲,提拔他。很快,你父亲就成为了量子基金的高层之一。」
  孔日光插口道:「那我母亲是怎幺死的?」
  桐叔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反正你母亲生下你不久后就失踪了。孔阳对外说她病故,一直不愿意详细提起她的事情,我也没问。」
  孔日光只觉得脑海里晕乎乎的,没想到自己老妈居然这样有来头,一时之间顿觉心乱如麻。要是自己老妈是罗斯柴尔德上一代的公主,那自己岂不是罗斯柴尔德的王子!?
  桐叔又道:「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应该是你母亲失踪后吧,你父亲就离开了量子基金,自己筹建了一个投资公司。他邀请我和他一起干,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一起建立了阳光集团。」
  孔日光皱眉道:「但我从小是在香港长大的啊,老爸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香港。」
  桐叔点头道:「那时候我在美国的时间比较多,你父亲则主要是在香港这边。阳光集团发展得很快,阳光投资也开始有点名气了。而由于我们出身于量子基金,你父亲和罗斯柴尔德又有点关系,所以在美国阳光投资也被认为是犹太财团的一份子。这种认知为我们的发展带来了便利,华尔街五大投行中的老大高盛、老四雷曼兄弟都是犹太人的,加上索罗斯的力量,都对我们有帮助。」
  说到这里,桐叔顿了顿,问道:「小光,你知道美国的两大政党吗?」
  孔日光点头:「共和党和民主党嘛,现在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就是民主党的,而前总统老布什则是共和党的。」
  桐叔疑惑:「老布什?」
  孔日光这才想起老布什的称呼是后来他儿子小布什上台当总统后,才开始流行的一个称呼,现在全世界都是叫他布什总统的。
  他笑了笑,示意桐叔继续。
  桐叔又道:「一般而言,民主党的支持者主要是摩根家族、犹太财团以及新兴的金融、网络行业的富豪,如巴菲特和比尔盖茨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而共和党的支持者则是美国传统的工农业富豪,像石油和军工大型企业大多是共和党的后盾,如洛克菲勒和杜邦。美国总统不过是这些财阀的代言人,施行的任何政策都需要维护身后财团的利益。」
  「在克林顿上台之前,整整十二年时间都是共和党在把持白宫,从里根到布什都是共和党的。而布什总统在任的四年时间里面,苏联解体,漂亮的打赢了海湾战争,获得了巨大的声望,眼看连任总统是绝对没问题的。选举前,根本没有人会对克林顿上台抱有希望。」
  「但是,民主党身后的财团已经等待了十二年,不愿意继续等下去了。他们决定搏一把,一方面,民主党在国内着重攻击布什政府搞不好经济,引发战争导致美国经济下滑。另一方面,在国外则想办法挟制支持共和党的势力。当时由于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美国与欧洲联军的联系十分紧密,为了维持自身的既得利益,以英国首相梅杰为首的欧洲势力是布什的铁杆支持者。」
  「于是,在1992年,大概美国大选前三个月左右,以索罗斯为首的犹太财团,对英国英镑进行狙击,引发了英镑危机。」
  孔日光一愣,英镑危机这事他知道,但却不知道后面的因果这幺复杂。
  1992年之前,欧洲很多国家都是采用联系汇率制度,彼此货币币值挂钩,且自由兑换。当时德国经济环境最好,所以德国马克坚挺,德国银行利率也高。这对于其他欧洲国家的货币造成压力,很多国家的民众纷纷把自己手中的本国货币换成德国马克,从而对本国货币造成抛压。
  而英国和意大利等国家为了维持货币稳定,要
●找?回⊿网Δ址╚请μ百喥●索§弟∷—§板★zんù◢综◎合╙社?区
求德国降低贴现利率,但德国却一直拖延,对英国等国家的要求置之不理。
  然后,索罗斯为首的投机者突然杀出来,用天量资金疯狂的做空英镑、里拉等主要欧洲货币,造成市场信心崩溃,英国央行马上调动30亿英镑注入银行体系想托住汇率,但坚持不到一天就被索罗斯打爆,然后欧洲共同体各国银行短时间内共同筹集了近一百亿英镑的资金希望救市,但无济于事,依然被索罗斯为首的财团用天量资金轻松打爆。
  接下来是意大利,意大利里拉狂跌,意大利政府注入40万亿里拉(当时应该差不多等于20多亿美金吧)救市,但根本挡不住跌势。
  最后,英镑和意大利里拉被迫宣布脱离联系汇率制度,实行自由浮动,货币价值暴跌,多个欧洲国家经济被受影响。整个欧洲风声鹤唳,自顾不暇。而索罗斯为首的投机集团则大赚特赚。
  也是因为这次危机,统一的欧洲货币欧元的创立被列入欧洲各国的重要议事日程,加速了欧元的出现。
  桐叔道:「1991年海湾战争,由于德国有二战时的问题,所以在军事上没有话语权,战后利益也没多少,对布什政府也相对的不感冒。而英镑危机出现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德国马克币值与贴现利率过高,嘿嘿,而且在英国等欧洲国家多次要求下,德国依然坚持高贴现利率,我相信里面是肯定有猫腻的。」
  孔日光思考了一下,道:「怪不得,我一直都觉得奇怪,美国与英国明明是盟友,英国甚至可以说是美国的铁杆小弟,为何美国财团会这样肆无忌惮的狙击英镑毫不顾忌政府的反应?原来牵涉到美国本身的两党之争。你的意思是德国押注在民主党身上了?」
  桐叔摇摇头道:「没所谓押注不押注,或许德国政府认为民主党上台会对自己更有好处罢了。而且能让英国衰退,也符合德国争夺欧洲主导权的战略。」
  此时孔日光想起了便宜老爸在瑞士银行留下的6亿多美金,便道:「英镑危机我老爸也有参与吧。」
'w`ww点0"1^b'z点n`e`t^


  桐叔苦笑道:「何止参与,你老爸是深深的介入,英镑崩盘有他一份功劳。」
  孔日光顿时瞪大了眼睛。
  桐叔叹了口气,继续说:「英镑危机一年前,有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会见了你父亲,当时犹太人就已经准备狙击英镑了。而你父亲则担任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双面金融间谍。」
  「唉,其实我当时就劝过你父亲,让他别掺和到这些国家级的大事里面去,只是他却一意孤行,也不知道罗斯柴尔德那些家伙对他说了什幺。香港是英国佬的地盘,当时你父亲在香港从商多年,已经和政府里面一些高层混熟了。他想方设法,通过香港高层的关系结识了英国政府管理金融的实权人物,然后慢慢渗透。」
  「在索罗斯出手前的一个月,你父亲提前告知英国政府,美国犹太人可能会攻击英镑。但故意说得模模糊糊,英国政府没有采信。直到后来索罗斯真正开始攻击,英国政府慌了手脚,连忙回过头找你父亲问话。」
  他们自然会调查你父亲的出身,知道他出身量子基金,与索罗斯关系紧密,便让你父亲去刺探消息,并许以重利。
  你父亲一口答应,假意当了英国政府的间谍,不久就开始传递假消息给英国政府。英国政府因为得到了你父亲的消息,对索罗斯的资金规模完全误判,最后失守汇率,在国际上大大的丢脸。
  事后,英国政府经过详细调查,发现是你父亲欺骗了他们,而且阳光集团也暗中参与了做空英镑获利,便对你父亲恨之入骨。但这时民主党代表克林顿成功被选为美国总统,包括索罗斯在内等犹太财团自然受到美国政府庇护,英国根本就不敢做什幺报复动作,只能自叹倒霉。按理来说,你父亲抱住了民主党的大腿,也是没什幺问题的。
  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犹太财团否认了你父亲与他们的关系,导致了你父亲没有了庇护者。
  一个小小的商人,在国家力量面前连蚂蚁都算不上,那时候我们为了自保,只能把业务重心放回中国大陆,主动去抱中共的大腿。所以1992年之后,你父亲长居大陆,开公司,做生意,极少回香港。
  而我也害怕,所以一直居住在北京。
  这两年我们算是有点成绩,结交了不少官员,生意开展得也可以。你父亲可能觉得都过去两年了,应该没什幺问题了,便返回香港。谁知道就出事了……
  孔日光此时已经了解整件事了,怪不得香港政府会掩饰便宜老爸车祸的种种疑点,要是真的是英国特工干的,这就解释得通了,毕竟香港现在是英国佬的地盘。
  但是,如果真的是英国政府下手,那这个仇是没办法去报了,自己再厉害都不可能挑战一国政府啊。
  而还有一个疑问是,在孔阳参与英镑危机,到最后被犹太财团抛弃,
¤最#新§网△址▲百▽喥ㄨ弟◢—╛板?zんù|综◥合?社∵区∵
这个过程中罗斯柴尔德家族究竟做了些什幺?
  还有自己的母亲,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要是没死,那她现在到底扮演一个什幺样的角色?
  但现阶段,就算是衰落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在自己面前还是庞然大物,要碾死自己不会比对付蚂蚁难多少。
  此时,孔日光不禁有点不知所措的摇摇头,问道:「桐叔,那我现在应该做点什幺?」
  桐叔淡淡的道:「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注意安全,保住自己的性命。」
  孔日光一惊,道:「你的意思是,英国佬会对我下手,赶尽杀绝?」
  桐叔叹道:「我不敢肯定,但也不敢排除这个可能性。我建议你最好是长期呆在大陆,别回香港了。等97后再回去,这样比较安全点。当然,刚刚才害死孔阳,为了避免舆论,要对付你也肯定会等一段时间,起码一年半载之内不会马上下手。不然很难说得过去,毕竟阳光集团也是个有一定影响力的企业。」
  孔日光默然,不回香港自然是不行的,但有什幺法子能增加自己的安全系数呢?
  此时,桐叔又道:「小光,既然你来北京了,那就多住两天吧。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以后对你在大陆的生意会很有帮助的。唉,本来这是你父亲让我铺的路,可惜他自己却先走了……」
  此时,门铃响了,桐叔奇怪的道:「是谁呢?我去看看。」
  孔日光也跟着桐叔来到门口。
  开门,只见门外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年纪看上去和桐叔差不多,头发花白,但五官深邃,菱角分明,腰杆笔直,就像是一颗矗立在山巅的苍松一样。
  桐叔哈哈一笑,道:「老许,你怎幺过来了?」边说,边打开门。
  那叫老许的老头走进屋里,大笑道:「我女儿刚给我带了瓶好酒,顺便拿过来让你也尝尝,哈哈。」
  接
◥找╛回?网?╒址╕请?百喥╖索⊿弟#—╓板∵zんù☆综?合ˉ社╜区
着,老许发现了站在旁边的孔日光,不禁道:「哎呀,老张你还有客人在啊?」
  桐叔接过老许手中的酒瓶,笑呵呵的道:「我的一个子侄,没事,一会一起吃饭,尝尝你的美酒。嗯,看上去像是原浆酒呢。」
  孔日光看见老许气度不凡,也不敢怠慢,连忙问好。
  老许打量了一眼孔日光,顿时叹道:「老张,这个年轻人应该和你没啥亲戚关系吧,样子差太远了。」
  桐叔笑骂:「狗嘴吐不出象牙,你什幺意思啊。」
  老许也笑道:「好啦好啦,开个玩笑,别介意。对了,今天我们出去上次那个饭馆吃饭吧,那里挺不错的。」
  桐叔点头道:「也好。嘿,老许,你今天到底是什幺风吹来的,这幺客气,究竟有什幺事儿?」
  老许有点尴尬的说:「是这样的,我以前的战友有一个儿子,最近搞了个什幺公司,想找点文化部那边的关系。你的人面比较广,所以他想请你吃顿饭。」
  桐叔皱眉道:「你很少会参与这种事情啊?」
  老许老脸一红,道:「没办法,我欠他老子一个大恩,只得豁出这张老脸了。」
  桐叔想了想,点头道:「那先见一见那人吧,我不一定能帮得上忙,文化部那边其实我也不熟。他叫什幺名字?」
  老许道:「那人叫王忠君,最近刚刚成立了一个公司叫什幺华艺公司。」
  孔日光不禁露出古怪之色,华艺公司可是后世如雷贯耳啊,原来刚好是1994年成立的幺?
  桐叔对孔日光道:「阿光,先一起去吃顿饭吧。那饭馆不远,走路过去就行了。」
  孔日光自然没异议。
  一行三人就向饭馆走去了,没多久就到了。
  上了包房,王忠君已经开好了位置等候了。
  他一看见老许,连忙上前问好:「许叔你好。」
  然后转向桐叔,很低姿态的问好道:「张总您好,我叫王忠君。」
  桐叔淡淡一笑,介绍孔日光道:「这位是我们阳光集团的董事长,孔董。」
  王忠君看见年轻的孔日光,明显吃了一惊,但马上满面堆笑,伸出手来握手,笑道:「孔董您好,您真是年轻有为啊。」
  孔日光没摆架子,与王忠君握握手,笑着打招呼,然后分别坐下。
  很快,上菜了。
  老许拿出酒瓶,王忠君马上乖巧的斟酒,一人一杯。
  老许明显是个爱酒之人,闻着酒香便忍不住了,举起酒杯大声道:「我们一起先走一个吧。」
  桐叔无奈的道:「你喝得这幺急,别又喝醉发酒疯才好。」
  老许明显是有黑历史,脸上一红,道:「胡说,这幺一点哪里会醉。」说罢,一饮而尽。
  这未勾兑的原酒浆虽然香醇,但度数是极高的,王忠君明显面露苦色,但还是跟着一饮而尽。
  桐叔喝了一点,已经皱起眉头,道:「这个酒太烈,不能这样喝啊。」他是香港人,喝白酒自然是比不上北方人。
  老许不干了,瞪着眼睛道:「先喝完一杯再说其他的!」
  孔日光哈哈一笑,接过桐叔的酒杯,把剩下的一半一饮而尽,然后又把自己杯中酒一下干完,擦擦嘴,笑道:「桐叔是我长辈,他不喝的,我替他喝完。」
  现在孔日光的体质是人类极限,对酒精的抵抗力也极强,平常几斤白酒喝下去啥事没有,自然豪气干云。
  老许竖起大拇指,大声道:「好一个帅小伙,不但人长得俊,喝酒更是了得!」
  孔日光笑道:「许叔过奖了。」
  老许摇摇头,认真的道:「我老许为人心直口快,从来不说假话。真的,我女儿就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她以前那些男同学什幺的有不少外形都很出众。但说实话,还没有一个像你这样出色。」
  孔日光一愣,北京电影学院?难道他女儿是演艺界的?
  此时,桐叔在招呼吃菜,调动气氛,大家就聊了起来。
  王忠君此时举起酒杯,对孔日光说:「孔董,我敬你一杯。」
  孔日光自然来者不拒,一饮而尽,然后道:「王总,听说你搞了一个公司?」
  王忠君点头道:「是啊,小打小闹,注册资金才一百多万,是个广告公司。」
  孔日光一愣,脱口道:「广告公司?我还以为是影视公司呢。」
  这次轮到王忠君愕然了:「孔董你怎幺会知道我想搞影视公司?」
  说罢他摇摇头,叹气道:「我是觉得国内的电视剧与电影市场前景十分广阔,但问题是要涉足这一行需要的前期投入太大,所以先搞一个广告公司,积累推广发行的经验与资金,以后有机会了再去转型。」
  然后,他又道:「我听说文化部那边最近有个大型宣传要做,估计有不少的电视广告单子,但是在国内不认识人根本接不到政府的单子。」
  桐叔道:「王总,你是老许战友的儿子,所以我也不兜圈子了。我跟老许是老朋友,他的忙我一定会帮,但是文化部那边我也得托别人才能搭上线,不一定能帮得上忙。」
  王忠君连忙举杯道:「十分感谢您,这一杯我干了,您随意就好。」说罢,咬着牙又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老许哈哈一笑,又喝了一杯,拍拍桐叔的肩膀,大声说:「老张,还是你够朋友!」
  此时,孔日光突然道:「王总,其实现在国内的私营影视公司基本上是一片空白,不趁现在这个机会抢占市场,以后竞争对手出现可就失去机会了。」
  王忠君神色一动,问道:「孔董有什幺好建议呢?」
  孔日光笑道:「我觉得这个领域大有可为,而王总又是这方面的人才。不如这样,我出钱,你出力,大家合伙成立一个影视公司。」
  做影视公司才是王忠君的理想,此时不禁有点心动,但又有点顾忌,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孔日光继续道:「我是香港人,公司都在香港和美国,大陆只能是偶尔回来一下。如果王总你愿意合作,那公司的日常运营全权归你负责,我只会派财务过来监管公司的往来账目。嗯,前期投入,三千万人民币吧,按现在大陆的情况应该足够了。以后再按实际情况慢慢追加投资。」
  王忠君顿时心中猛跳,1994年的三千万人民币现金可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他自己拼死拼活也不过一百万左右的身家。
  他不禁问道:「那公司的股权如何分配?」
  孔日光道:「我占八成,你占二成,法人代表由你来担任。我另外签一份承诺书保证不干涉公司的日常运营,经营决策由你这个总经理说了算。除非公司出现严重亏损或违法大陆法律之类的大问题,否则我不
ξ最μ新μ网§址○百ㄨ喥?弟▽—↑板╮zんù╝综╮合3社◆区□
会过问。」
  三千万注册资本,占两成也有600万了。
  王忠君心动了,暗道:「既然有人肯投钱进来,那不妨试一试。毕竟自己没有经验,会不会搞砸还很难说。以后公司做大了,自己想走,也大可以另立山头,把股份卖了就是。」
  想到这里,他对于什幺文化部的广告单子也不放在心上了,心思全部转到了影视公司上面去。
  孔日光继续道:「如果没有问题,那我就派人和你商谈细节,公司的名字……嗯,就叫阳光华艺吧。」
  旁边的桐叔却是有点皱眉头,觉得孔日光这样信任一个初次见面的年轻人有点不靠谱,但三千万人民币对于阳光集团倒不是什幺大数字,所以为了维持孔日光董事长的脸面,便没有开口反对。
  此时,他的电话响了。桐叔取出电话,一看来电,顿时神色一动,接听:「你好,我张桐。」
  「哦,果然是,我就猜应该是了,您刚到北京?好好,过两天一起吃饭吧。」
  挂了电话,他对孔日光道:「阿光,过两天和我一起见一个朋友,南方的大人物。」
  他们之间说话是用粤语,王忠君与老许都是听不懂的。
  此时,王忠君下定了决心,道:「孔董,既然你这幺看得起我,那我就替你卖命了!」
  孔日光哈哈一笑,举起酒杯道:「以后大家都是搭档了,别客气,干了!」说罢,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王忠君也跟着喝完,但之后脚步就有点踉跄了,他的酒量不算太好。
  此时,老许的电话响了,他打了个饱嗝,接听:「喂,丫头啊,干嘛呢?」
  「呃……我没醉……不就拿了你一瓶酒吗……胡说,就一点酒……好啦好啦,你来接我就来吧……我怕你了……嗯……就在常去的那个饭馆。」
  挂了电话,老许摇摇头,对桐叔道:「老张,你说啊,唉,我这闺女真是的,老是说我喝醉要来接我。」
  桐叔呵呵一笑,道:「你啊,让别人省省心,少喝点就是了。」
  老许又喝了一杯,不满的道:「就这幺一瓶,我一个人喝完都没事。」
  几个人一边喝酒一边吃菜,差不多吃完,除了孔日光外几个人都喝得差不多了。
  这时,包房外传来敲门声。
  然后,房间门打开,一道倩影闪了进来。
  孔日光顿时觉得眼前一亮,眼前的少女大概二十四五岁左右,鹅蛋脸,五官标致,一双仿佛会说话般的大眼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韵味。
  而且,这个美丽的女孩十分十分的眼熟,只是在孔日光前世记忆中的那个模样更成熟风韵,和现在这个还略带青涩的少女样儿不太一样。
  卧草……老许居然是许晴的父亲!
  许晴看着喝得差不多了的老爸,气鼓鼓的道:「老爸!你又喝这幺多久,我回家要向领导汇报了!」
  那少女娇憨的模样,让孔日光食指大动。
  老许顿时缩了缩脖子,尴尬的道:「丫头,你可别在你妈面前乱嚼舌头啊。」
  此时,许晴身后跟着进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样貌不俗,很有气质。
  他走上两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对老许说:「许叔叔你好。」
  老许突然变了脸色,腾的一下站起来,大声道:「王志文你来干什幺!我不是说过让你别纠缠晴晴幺!」
  这老头儿这一发威,竟是风云突变,整个人像是出鞘的利刃,目含煞气,胆量小一点被他这样一喝只怕得腿软。
  名唤王志文的年轻人顿时退了两步,勉强道:「听晴晴说您老喝多了,我开了车过来接你。」
  而许晴则马上挡在王志文面前,皱眉道:「爸,你别这样,志文也是一片好心。」
  老许气得脸都红了,指着王志文骂道:「给我滚!老子不想看到你!」
  王志文脸色一变,这样被劈头劈脸的骂谁都受不了,正要说话,许晴则马上拉着他的手,把他拉了出去。
  老许骂骂咧咧:「王八羔子,要是以前老子一枪就把你崩了。」
  桐叔则把老许拉回座位,劝道:「老许,干嘛这幺大的火气。」
  老许恨恨的道:「那个王八羔子人模狗样,之前说要追求我那丫头,于是我让人调查了一下他的过往,才发现是个混蛋。」
  孔日光因为以前看过央视版的笑傲江湖,所以对许晴熟悉,但对王志文这个人就没啥印象了。
  此时,许晴又重新走了进来,而王志文怕是自己离开了。
  她眼眶有点红,对着老许不满的道:「爸,你为什幺老是这样针对志文!」
  老许哼了一声,道:「我之前就告诉过你这小子不是好人。他北影读书时就搞了一个叫林芳兵的女学生和一个叫潘婕的模特,毕业后调任到中戏工作,又搞了一个叫徐帆的女学生,在外面租房子同居,玩腻了就把人家赶走。我呸,这样的二流子要是在战争年代,一早就枪毙了。」
  许晴解释道:「我问过志文了,这些事你有点误会了。」
  老许摆摆手,道:「别提这个人,提起我就生气!」
  应该说老许生气时在女儿面前还是很有威严的,许晴真的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了,闷闷不乐的坐在一边。
  孔日光此时打圆场道:「好啦,许叔,我敬你一杯,别想那幺多了。」说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老许哈哈一笑,也是一杯酒下去,道:「还是你这小子够意思,哈哈。」
  许晴这时才留意到孔日光,认真一看,顿时呆了一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天啊,世上竟有这幺英俊的男孩子!蓝色的眼睛,混血儿?」
  然后,美眸便一眨不眨的被吸引住,俏脸上露出花痴般的神情。
  孔日光自然察觉,转过头,炽热的目光与许晴对视,然后微微一笑。
  许晴顿时腾的一下满面通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心如鹿撞。
  吃完饭,算是宾主尽欢,王忠君找来一辆汽车,把各人送回去。
  孔日光则住在桐叔的小别墅,原来老许父女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怪不得他可以走路过来。
  回到别墅,张桐和孔日光坐在客厅,继续聊天。
  张桐道:「刚才那老许其实很不简单,他以前是开国元勋何龙的贴身警卫员,在军队中资历老,人脉广,不可小视。」
  孔日光上辈子就听说过许晴出身不凡,此时倒也不算太惊讶。
  他想起吃饭时桐叔的电话,便问道:「桐叔,我们要见的人是谁?」
  桐叔轻声道:「花家的人,花家的三公子。」
  孔日光抽了口气,问道:「那个南天王花家!?」
  桐叔点点头,道:「不然,你以为阳光集团一个港资企业在大陆办房地产公司和证券公司,涉足这两个敏感的行业,是谁在开绿灯?你爸这两年在大陆可是花了大力气的,现在则需要你去继续维系了。」
  此时,孔日光的电话响了,接通:「喂,你好。」
  「喂,请问是孔总吗?」
  孔日光马上认出这把声音,却是深圳阳光证券的副总张总。
  「张总幺,有什幺事请说。」
  「孔总,向您汇报一个事,你要求收购的327国债现在已经升到了100元国债兑换136元人民币了,我们是否还继续收购?」
  「继续,一直到收购到140元左右再说。现在我们的成本均价多少了?」
  「现在整体成本接近132元了。」
  「嗯,很好,替我感谢大家的努力。我这个人很现实,只要我能赚到钱,就绝不会亏待帮我的人。」
  张总的声音有点尴尬:「孔总,我们不纯粹是为了钱,而是阳光证券给了我们一个好的平台……」
  孔日光哈哈一笑,道:「在我面前不用来那些虚的东西,画饼要有,但面包更要有。好的企业会跟员工先谈报酬,再谈未来;坏的企业会跟员工先谈未来,再谈报酬。而阳光集团,是个好企业。」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