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自述人生 »  阴云洞认主模式说明

阴云洞认主模式说明

更新时间: 2019-08-28 14:36:27

“嗯……该怎么说呢?”
  雾镜沉吟一会后说:“其实你们刚刚所看看到的我都不是我。”
  彩烟听的晕头转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雾镜话中的含意到底为何,脑海中一片混乱,并出现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句子。
  “警告!计记忆体不足,这个程序作业无效!”
  “资料严重不足,系统即将关机!”
  “系统没有回应,请重新开机!”
  我看彩烟一副电脑当机的模样(眼中转着漩涡圈,头上冒出阵阵细小白色烟雾)便对彩烟说:“想不通就别想,等知道结果再慢慢想不迟。”
  这才让彩烟的系统恢复正常状态。
  “其实我本职是一个演员,有时候演过了头,就把自己的本性给忘了,刚刚你们所看到的我不过是我的临时人格,对了,术士是我的副业。”
  我恍然大悟说:“原来如此,你是为了戏弄我们,故意演了一场戏,可是一演就一发不可收拾,把整个身心都投入角色中忘记自己了,我这样说对吧?”
  “聪明!”
  雾镜竖起了一个大姆指说:“跟彩烟姐姐就是不一样。”
  “你是说我很笨喽!”
  彩烟插着腰,嘟着嘴生气说。
  可我听雾镜听她还是称彩烟为姐姐,该不会雾镜她要实现那句话,要是真的话……那可真是赚死了!可是彩烟她真的可以接受吗?我可从不认为一个女人会心甘情愿的让自己心爱的男人躺在别人的怀中,而且雾镜她真的爱我吗?我也爱她吗?难道彩烟她不爱我?可是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我知道她是爱我的,那又是为什么?难道我真的像丹云派的男主角一般,性能力超强,一人无法满足我,所以要多找几个好姐妹……
  这可真是一道难题,虽说我很好色,但也只用眼睛和思想去色(射?那些女人。也就是说基本上只要不是我所爱的人,我都不会去碰,虽说我人来到这个异界,现世界所遵守的原则规范就应该要摆一边,过着放纵自己的欲望,成为一个衣冠禽兽才对。可我是一个固执的人,我有一些原则在经过别人的提点和讨论可以更改,但是有一些原则我绝不会放弃,也绝不会违背。
  (作者:像是可以诱奸,但不会去强奸?风:…或许吧,因为我不是圣人,我厌恶强奸犯,但不想成为强奸犯…作者:可你之前就像强奸犯一样对彩烟啊?
  风:…那我奸了她吗?作者:没……风:那不就结了?作者:可是你奸了彩烟的嘴和一对奶,…干!羡慕死我了!风:去你的!原来你是要说这个,干!
  我硬着头皮问:“你叫彩烟为姐姐,你之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
  “当然!”
  雾镜很自傲的挺起她那扁的可怜的胸膛说:“那当然是认真的,你可别以为我穿得很开放就以为我是那种很放荡的女人吗?我告诉你一件事,从以前到现在,你可是我生命中第一次碰过我的男人,除了你以外,我不会嫁给任何男子的。”
  豪放的保守?彩烟是保守的豪放,也就是在家里没人看的时候就可以乱来,而雾镜是在别人面前看起来很豪放,可以看,就是不能摸,一但摸到了,她就是你的,可是在摸到以前先得在雾镜的攻击下,活着摸到才行。
  从前在秦朝时,有一位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幸运男子,不小心看到了孟姜女在河边洗澡,赚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作者: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所有的男性同胞,没事时一定要到河边看看……而现在情况虽然不同,但是结果却是相同的好康事发生在我的身上了。
  我到底该高兴?还是该感到为难?三妻四妾故是男人的梦想,但这对女性来说会不会太不公平?自古以来,历来皇帝无不是后宫佳丽三千人,这造成了多少女人的悲剧?男人可以拥有许多女人,可为什么女人只许拥有一个男人?或许是男人的私心吧?也或者女人在社会中是弱者,应该被社会上的强者男人所支配,可这并不是正确的,那我要接受她吗?如果我接受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变成了强者,可以支配雾镜往后的一生,那我跟那些人有什么两样,只不过是个自以为是的兽……
  “弱肉强食……吗?”
  我也不知我为什么会想到这里,我只知道我的嘴巴正无意识的说出话来。
  彩烟不知我为何会说出这句话来,到是雾镜眼中却满是雾水,一副快要哭的样子。
  “你怎么了?”
  我一看雾镜不太正常的样子,有点担心的问了一下,毕竟她以后有可能是我的老婆。
  雾镜用衣角擦了擦眼中滚动的泪水说:“没想到你竟有这种想法,我……我好高兴!”
  “你……你会读心?”
  我一脸惊恐的看着雾镜,心中升起了一种恐惧感,一种在人面前毫无保留的恐惧感,同时又庆幸她不是我的敌人,而是将来有可能成为我老婆的人。
  雾镜原本高兴的脸孔一下子转成哀怨,但又带着一点期待的点了点头。
  喔!我的天啊!她会读心耶!是超能力者!这让我想到北京战争的约翰。佛多拿那个看起来像是反派的超能力者,他是因为无时不刻听到人们内心中黑暗的声音,而对人类产生一种要毁灭,或玩弄人类的想法,不知道雾镜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求死躲到这个镜中世界呢?
  “不是哦,你猜错了,其实只有在这个世界里我才有这个能力。”
  哦!我懂了!原来是领域支配者,在这个世界中是没有任何事是可以瞒过她的,但是我又产生了一个疑问。
  “那你把我们招来这个世界又什么意义呢?”
  “当然是这个阴云洞的认主模式。”
  彩烟:“阴云洞?”
  我:“认主模式?”
  雾镜点点头说:“没错,就是这个洞穴的认主模式,否则你们要怎么把这洞中的东西搬到地面上?”
  说到这里雾镜红着脸说:“其实刚刚吸阳气的行为就是认主模式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要新主人的生命烙印为钥,不然这个阴云洞中的所有物品都带不出去,换句话说只要我看不顺眼的人都不会经过那个过程,那些人也只能空手而归。”
  “蒙承你让我得入法眼,实令我感激不尽,不过……”
  “我知道!”
  雾镜阻止我说下去,眼中发出不放弃的光芒说:“我会让你爱上我的!”
  “不行!”
  彩烟抓住我的手臂说:“风哥哥只能爱我一个!”
  我又发现彩烟个性上的一点,占有欲很强,可是我无法保证说我永远不会变心啊!不是常有人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只要到时女人摆个要露不露的姿态,再加上药物的话,男人就会变成有洞就钻禽兽,再生米煮成熟饭后再叫几个人事后来抓奸,男人想不负责也不行了,虽然我好像有这种女人对男人逼奸的印象,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到的呢?不过还真是奇怪,怎么我一来到这里就常常把事情想到别的地方去?
  当我一想到这里,我感到一股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作者:有完没完呀,再非常非常下去我就让你的小弟弟很短很短喔。风:没了、没了,下面就没有!
  不要让我变短!作者:你下面都没有了,怎么短得起来?风:……好冷哦!不好笑!刺眼的目光刺在我的脸上,当我一看到雾镜眼中发出的光彩时,我知道我糟糕了!
  “我刚刚想到的东西可不可以当作没想过?”
  我满怀期待的看着雾镜那亮的发光的只眼。
  “可以啊!”
  雾镜摆出她那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微笑说:“可是我不会忘记的!”
  我求你忘记啊!
  我差点就要泪流满面跪下来求她了,真是够蠢的,自己竟然设计一个针对自己的仙人跳,我真像一个被人卖掉还高高兴兴的帮人数钞票的呆子!
  “耶?你刚刚想什么要雾镜妹妹忘记?”
  彩烟眨着那天真的大眼看着我问。
  这个……我该怎么回答呢?
  这就在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时,雾镜开口说:“你的风哥哥在想一些色色的事喔!”
  “对谁?”
  彩烟以不善的眼光看着我,眼中充满着如果不是我的话就让我好看的眼神,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就救救我吧!
  “救你可以,可是你一定要好好的爱我喔!”
  雾镜的声音在我的心中响起,我一转头看着雾镜的脸上一副得意的模样,我突然想到,在这个地方,她就是这里唯一的神,我彷佛看到她的屁股后面正摇摆着一支黑色,且末端尖锐的恶魔尾巴在高兴的跳跃着。
  恶魔!雾镜她一定是个恶魔!虽然她长很漂亮,而且要胁我要好好的爱她,而且也没有要我签灵魂契约……


  “灵魂契约?这可是一个好方法,说!答不答应我的条件?答应了我帮渡过这关,不答应的话……你就自己看着办。”
  我还能说什么,不过还好不是用药逼奸,而是用绝对不可违背的灵魂契约……得到我答案,雾镜便对彩烟说:“彩烟妹妹呀!没想到你……”
  “我怎么样?”
  “……你在风大哥的心里表现的好淫荡哦!我差点看不下去……”
  “真的!”
  彩烟一听到雾镜这么说连忙高兴起来,但是略一细想雾镜所说的话又不禁脸红起来说:“讨……讨厌啦!这么损你姐姐!”
  “呵!这证明风大哥很爱姐姐你啊!”
  接着雾镜面容一整说:“现在先说正事,等下你们退出这个世界后,便把在仙居室中顶头的夜明珠按下去,之后的过程我会慢慢指导。”
  就在我和彩烟想要发问为什么时,眼前一阵黄光闪动,待我们睁开眼时,眼前便是原来的仙家室的室内,而沙雾镜则身穿一件淡鹅黄的衣物,裙摆开叉露出修长白析的美腿,领口大开露出刀削般的只肩,穿的就像大陆电视台播放的吕不韦剧中的女主角一样,而她却站在我们的面前笑笑的看着我们。
  “好了,别多问了,先解掉仙家室的封印吧!”
  “封印?”
  2“对!”
  雾镜指了指室中正上方的夜明珠说:“那就是解开封印的锁,乳国不解开那锁,仙家室中所有神器都无法发挥作用,就算带出去也是一团废铁。”
  我点了点头说:“了解!”
  便起身一跳,把头上的夜明珠按下去,就在我轻松的落地后,封印便解开了。
  原本明亮的有如日光灯般的夜明珠一下就暗了下来,抬头一看,仙家室平整天花板出现一个与天花板同样大小的法阵,从法阵中跑出了许多略带着透明感,宛若魂灵那般虚无的人,这些人有些长的和一般人不一样,有的多了条尾巴,有的多出几根角,有的瞳孔颜色不同,有的是耳朵和人不太一样,当然也有和人没两样的,不过从清一色都是女的这一点就让我大饱不少眼福,因为她们都穿的有点透明薄纱,时不时显露出那鲜红娇嫩的乳尖,和那毛色各异的桃花源外,且个个身材丰满(每一个人的乳房都有C以上的实力)面若桃李,并带着成熟女性们冶艳风情。
  我算了一算,众女一共有十人,不多不少刚好和仙家室中的神器刚好一样的数目。
  只见室中虚幻的人影舞动,我看她们笑语晏晏也不好打扰,只在一边默默的看着,而彩烟则是看呆掉,至于沙雾镜就别说了,她现在正绷着一张脸看着这群玩疯了的女人,但这群女人中却没有一个人看见雾镜她那杀气腾腾的表情。
  最后雾镜忍不住大吼:“你们被封了两千年就忘了礼节吗?还不过来参见主人!”
  众女被雾镜这般一吼,连忙通通跪在地上拜说:“奴婢参见主人!”
  这下我可下了一跳,原本她们跪下时,我还没有想到她们要做什么,我的眼光只注意着那随着她们下跪的动作而露出来的深深乳沟,正在观看美景的我霎时被她们嘴中所说的话吓到。靠!长了这么大,第一次有人给我下跪,而且还是十个,接下来要怎么应对我跟本就没个底,只能凭着以前看古装连续剧说:“起、起来。”
  唰地一声!众女全部迅速站起,胸前丰乳一阵晃荡,荡的我眼睛都不知道该停在谁的胸上才好。
  这时彩烟捏着我的耳朵说:“你在看什么地方!”
  “唔喔喔!别……别捏啊!痛啊!”
  我投降说:“我承认我在看她们胸部,我以后不敢了!啊~~”“嘻嘻~~”众女看到这场面无不掩嘴偷笑。
  “你们还是先去造个肉身吧。”
  在雾镜的一声令下,十女立即话成一道道的流光,各自往十件神器钻去,接着十件神器无不光芒大闪,在一阵闪光过后,十位美女俏生生的立在我的面前,当然她们身上的衣服还是一开始出现所穿的那一件,这让我的眼睛又睁的老大,当然耳朵又免不了一阵皮痛。
  我摸了摸还在痛的耳朵,看了一眼穿着清凉的十女说:“拜托你们穿的保守一点,起码不要让我看到那三点地带,最低限度就像雾镜穿的那样可以吗?”
  “遵主人法喻!”
  十女整齐划一的一边回答我,一边偷笑,没办法,谁叫我的眼睛贼呢?只是可惜了一场清凉秀,不过为了耳朵着想,还是乖乖的让她们穿的严密些吧!
  很快的,先前在雾镜的镜中世界里的衣物重组在我和彩烟及雾镜眼前重现,而这次她们的服装是挡住了三点没错,可是怎么有的穿比基尼泳装,有的穿露出背部直到屁股沟,前面还开叉到肚脐眼下方三寸的西洋礼服,还的胸上贴两块珍珠贝壳盖住胸前蓓蕾,下身穿着由一串串珍珠组成裙摆(走路时可有的瞧了)总之每个人穿得都像是情色夜总会的女人一样。
  我下意识的抓着只耳,深怕等一下耳朵又会遭殃,可是顾的了上面却顾不了下面,我的脚背传来像是被巨象连踩的痛觉,不过总比耳朵被扯好得多了。
  面对怒气勃发的彩烟,我不禁苦笑着对十女说:“你们是故意的吗?就算三点都遮住了,可是这种穿法不是更引人犯罪了吗?你们穿和雾镜一样的衣服可以吗?”
  “遵命!”
  十女一边应承,一边转换装束,虽说十女都穿的有如雾镜一般穿着那种吕不韦一剧中女主角所穿的那种衣服,虽然一样暴露,但好歹也算是解决了十女的服装问题,接着雾镜便要十女做一番自我介绍。
  首先是一位长着一对狗耳,脸孔带着甜美活泼的气息,高约一六七,一头灰白色的亮丽秀发束成一个侠女髻,且屁股和大腿特别丰厚的的女子先说:“禀主人,小婢名唤哮天,本体是三尖二刃刀,用我的本体和敌人对敌时,本体的刀刃上会发出雷电附于刀刃上,挡者披靡。”
  啊!是二郎神杨戬的哮天犬,还真的有犬的形像,而且还是雷属性的武器,不过怎么会在这,不管它,就把她送给杨戬,好歹他也帮我保住了一年的贞操。
  接着是一位眼睛一红一蓝,生有一幅圣洁气息的脸孔,配上那一对颜色各异的瞳孔更有一种特别的魅力,且留着紫色短发学生头的女子沉静的说:“小婢妙善,擅长医药,本体观音慈心鼎,炼药。”
  妙善?话还挺少的,而且妙善好像是南海观音的俗家姓名,不管了!她又说她擅长医药,那些在养着朱果那间石室中的密室里的药就不缺货了。
  接着是长着一对龙角,身材高挑,可以说是所有人之中最高的,顶多只比我矮个十公分(我有一八七,可见有多高了)她的头上的一瀑漆黑长发简单的绑了一个马尾,而群叉中露出的修白美腿和雾镜相比简直是不相上下,且脸上带着邻家大姐气质的女子以雀跃的口气开口说:“小婢红枫,原本是一条火龙,后来被封入一柄枪中,本体名为炎尖破天枪,持我本体对敌,我可助其主人发出火焰对敌。”
  看来是一柄火属性的枪,只是不知谁会是她的主人?不过名字中有个尖字,搞不好是红孩儿的那柄红穗樱枪呢。
  再接着是一位有着白色微卷的长发,胸前是所有的人中最为状硕(大概有G吧)就连呼吸时都会让胸前一阵抖动,屁股后还长着九条雪白尾巴,艳红的只唇总是不时有鲜红的丁香出来舔一舔,嘴边还有一颗性感的小黑痔,长相颇似一代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且脸上风尘气息极重的女子以风骚的口气说:“小婢白玉,本体白香九尾鞭,持我的本体对敌时,我会发出媚香使敌分开心神。”
  是狐狸精呢,说不定挺淫的(很淫,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当她老公(主人)的可辛苦了,如果她老公是我的话,不知道我应不应付的来?
  接下来是一位外形和一般汉人一样,虽说长相也是甜美可爱、骄羞可人,身上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但肌肤却特别光滑明亮的女子甜甜的说:“小婢春水,本体净水瓶,持有我可使出各种水属性术法。”
  是法器,这可真是不错,以后可以不用学术法了,术士战靠她就搞定了。
  再来还是一位外形和一般汉人没两样,长相倒是文静,颇有书卷气,不过头发却是绿色,发长及至小腿,额前浏了一个漂亮的浏海,且声音特别好听的女子说:“小婢宝心,擅长管理金钱、粮食等各种物品,本体宝光琉璃塔,可存放保存许多物资。”
  意思就是指会走动的仓库,而且还有小叮当的四次元口袋般的功能,还会理财、调动物资,担任军队后勤总管最合适了,真是赚到了。
  接下来的是一名有着一对迷情眼,绿色的眼眸眨呀眨的,一时露出纯真,一时又露出诱惑的眼神,配合上那天真的有如小孩的表情,再加上那可爱娃娃脸,会让人忍不住想要抱着她,好好的疼爱一番,身材略矮,是所有人当中第二矮的(第一是彩烟)女子说:“小婢迷情,本体是黄霞迷雾障,持有我可以施放浓雾迷惑他人,或者施放可以护身的结界。”
  我哩咧!对我抛媚眼,不过那一脸娃娃脸使得杀伤力减低了不少,不好意思啊!本人对罗莉(小女孩)没兴趣,虽然身体是大人,可我光看脸就软了,抱歉啊!你对我没吸引力。
  再接着是一名带着母亲般的庄严慈祥气质,可腰身却特别纤细,故带着一点虚弱无依的感觉,再加上那一身裸露只肩,曝露大腿的衣装,更添加了一种淫秽乱伦的味道,只见她说:“小婢莹风,本体玉面芭蕉扇,持有我可以施展各种风系术法。”
  这莹风看起来还真的很像所有乱伦色文中母亲的角色呢,不知道她会除了像母亲之外,还会不会洗衣、煮饭?啊~~这有这两点是才是我最喜欢的部份。
  (作者:真是一个不孝子!
  接下来的是一位很阴暗的女子,阴暗的眼神,阴暗的表情,只有她那一副展露出来的身材是火辣的,不过她的脸孔却和这一份阴暗的气质却异常的相配,再配上她那一身黑衣,看起来简直就是黑夜里的女王,漆黑的长发绑成一条发辫摆放置微微裸露出来的雪白乳沟前更是增添一股吸引力,她开口用她那低沉却充满黑夜魅力的声音说:“小婢蝎影,本体天蝎心,擅长放毒、防毒及部份黑暗系术法。”
  这人的感觉怎么好像某部教幻影天使里中的某一位角色,就连发型、服装喜好、说话口气,好像连部份能力都一样,不过身材还真是不错啊!嘻嘻!
  再下来的一位腰身有些粗,身材却是那种很丰满葫芦型身材,胸围排行第二(F罩杯)那一对大屁股从背后看去特别引人冲动,她那黄色及背胁的长发松散的批在肩上,构成一种慵懒的感觉,她的嘴唇很小,但是却很吸引人(作者:想把肉棒插进去对吧?风:……对)所谓樱桃小嘴就是在说她,她用嗲嗲的口音说:“小婢灵天,本体明道万里镜,可看到万里以内的各种事物,假如主人想要偷看别家的女孩子的话可以来找我喔。”
  去!要看我光看你们就够了,干嘛害冒着被彩烟追打的危险,舍近求远是很不智的行为……
  待十女分别自我介绍完毕后,这时雾镜才把我和彩烟介绍给十女,再接着宣布自己二房地位,接着雾镜又说:“若是想当主人老婆的人可要好好努力喔!”
  这时十女的眼睛无不放出一阵光芒看着我,瞧得我一阵汗毛直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觉得我好像被她们视奸了很多次,被奸了又奸,一奸再奸。
  “你……雾镜你干嘛跟她们说这个?”
  我恶狠狠的瞪着雾镜。
  雾镜不回答我,转向问彩烟道:“彩烟姐你不同意吗?”
  “问我?”
  彩烟看雾镜点了点头便说:“我当然……同意。”
  “耶!”
  雾镜向我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十后对着十女说:“从今天起你们阴云十婢要好好的侍候、引诱主人知道吗?”
  “知道!”
  10看着这阴云十婢那闪闪发光的眼神,我转过头问彩烟说:“你干嘛答应她这种事?”
  那知彩烟竟回答我说:“人多热闹嘛!”……真不愧是我的好彩烟啊!

  “好了,接下来你没忘记答应过我什么事吧?”
  雾镜跑到我面前笑着说,秀美的脸孔几乎要贴到我的脸上。
  我微感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说:“没忘,雾镜妳知道怎么做吗?”
  “知道,首先……”
  雾镜的看着我的眼神一变,那是一种极富魔力的眼神,我一下子就丧失了自主的意识,只知道看着那双魔魅的双眼。
  “看着我的眼睛……”
  接着我的心中传来雾镜说:“九天十地的神魔呀!现在我沙雾镜与风彻要订平等的灵魂交易契约,现在是风彻付出代价的时候,契约内容如下……以九天十地的神魔为证!”
  接着雾镜眼中那魔魅的眼神消失,我整个人便清醒过来,开口便问雾镜说:“这样就好了?”
  “对呀!很简单吧?”
  我摇摇头说:“不,很难,因为我不会术法。”
  “你们在说什么呀?”
  这时彩烟插进来说:“什么简单、难的。”
  我敷衍的说:“这个妳长大以后就会知道了。”
  “喔!”
  彩烟应了一声后便叫说:“什么长大?我现在就够大了!”
  说完还挺了一挺胸前那伟大的起伏。
  的确很大,但是我指了指白玉说:“可是她的最大。”
  我这么说当然免不了一阵皮肉痛,不过这不过是在玩闹,也不会真的痛到那去,而十婢也跟着闹起来,仙家室中一片喧闹,这时我看了雾镜一眼,只见她有些自卑的整一整胸前那微敞衣衫,我朝妙善招了招手附耳对她问说:“妙善呀!
  妳说雾镜的胸部还有没有的救啊?“妙善的脸微微一红,轻声的答说:“有的,只要把主人您在密室中的金刚玻璃海咪咪拿给雾镜姐吃一个月就可以了。”
  我点了点头便走到雾镜面前说:“不要自卑,妳还是有的救的。”
  雾镜满怀情意的点了点头,便伏在我的怀中说:“嗯!我感受到你对我的爱意了……”
  我哩咧○○……
  我什么时候对妳付出爱意了?爱“欲”还差不多!我聪明的不说话,没有想到雾镜竟然开口说:“爱意和爱欲虽然还是有所差别,但是差别不大,重要的是它们都有一个爱字……”
  上当了!我果然被动了手脚,该死!一定是在订灵魂契约时候,这样一来,我对雾镜不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吗?
  “唉呀!夫君你好聪明呦,我最喜欢聪明人了,我发现我又更爱你了。”
  雾镜在我怀中喜滋滋的笑着。
  “妳……”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只知道雾镜在这样下去只会让我越来越讨厌她,或许我也有些大男人主义,不喜欢比我聪明的女人,但是我想无论是谁,一定不会喜欢自己的心中任何的秘密和想法都被人看的清清楚楚的吧?
  算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再说雾镜她也很坦白,其实她大可以不说出来的,这样她也就能够有更大筹码得知我的喜好爱厌,可以让我更容易喜欢上她,渐而再爱上她,可是雾镜她却没有这么做,她那么聪明,又不是不知道她说出可以读我心思的话后,我很有可能为厌恶她的后果,真不知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突然我感到怀中有一股湿意,低头一看却是雾镜在我怀中无声的哭着,不会吧?不过是突然转出的念头,虽然有一部分是有心的,但凭这几句话就可以打进雾镜的心里,确是让我感到难以致信,及不知所措。难怪有人说女人是说做的,还有女人是感性的生物,真是至理名言啊!
  “乖喔,不要哭了,哭丑就不好了。”
  “没关系!我还有灵魂契约,不管我美或丑,你迟早都要娶我的。”
  “对喔!妳还有这个最后的大绝招。”
  “什么大绝招!这么难听”雾镜的双手以很轻微的力道搥打着我的胸口说:“反正我就是赖上你了!”
  雾镜一边说一边抬起头来看着我,我一看到她那深情且又带着水雾的眼神时,我的心中产生一阵悸动。
  “迷上我了吧?”
  雾镜俏皮地吐着舌头问着。
  “妳都可以直接读我的心了,这还要我说吗?”
  “说出来比较有感觉嘛!说嘛!说嘛!”
  雾镜像个小女孩般,撒娇似的扯拉我的手臂。
  “好吧!我迷上妳了,可以吗?”
  “不行!”
  雾镜嘟着嘴说:“听起来没有诚意。”
  我看雾镜展现那可爱的小女儿姿态,无意识的说:“雾镜妳好可爱呀!”
  “嘤!”
  “怎么了?”
  我惊讶的问雾镜为何发出惊呼且一脸嫣红。
  雾镜把头埋在我怀中娇嗔说:“你……你还问?还不是你那手在作怪……嗯啊!”
  “我的手?我的手怎么了?”
  我不解的看着雾镜。
  “你还问……嗯……唉呀!怎……怎么可以……摸那个地方……啊……”
  雾镜发出引人欲火的呻吟,且下身也不安份的扭来扭去,好像在躲着什么,却又好像在迎接着什么。
  “嘻嘻!雾镜妹妹,妳下面好湿呢!”
  我伸头往雾镜的身后一看,看到彩烟的一只手正在雾镜的,屁股沟中又搓又揉的,看得我好不羡幕,下身不自禁的硬了起来,就想当场将雾镜就地正法。
  “啊……彩烟姐……啊~~……不……不要……喔哈哈……停……停啊!”
  “不要停?好!”
  彩烟眼中发出恶作剧的光芒,手上搓揉的速度加快许多。
  “不……不是……是……是……啊嗯嗯……啊~~不要……好可耻啊……嗯啊啊~~”而十婢这时也看到雾镜的淫态而围了过来。
  “嗯喔喔~~要……要别……别这样……啊啊~~嗯~~好可耻啊~~大、大家都在看我……唔……可是……我……嗯啊……怎……怎么会这么舒服呢?……喔喔喔……“在大家的注目之下,我感到在我怀中雾镜的身躯开始僵硬,而从这段恶戏开始的时间算起还不到三十秒,但雾镜确快要达到高潮了,不!正确的说只离高潮还差一厘米的距离。
  “噫唔啊啊~~好美、好舒服啊……喔唔唔……要、要泄了……要泄了啊啊啊~~~~~~~”雾镜的身躯一振颤抖,且时间长达十秒之久,身体在高潮后也软了下来,可见雾镜的快感有多么的强烈,强烈到软脚。
  我扶着因高潮而软腿的雾镜,彩烟宛若胜利者似的把一只沾满雾镜淫液的手放在雾镜的眼前说:“雾镜妹妹啊!很舒服哦?妳看!我的手都被妳弄得这么湿耶!”
  雾镜看着眼前沾满着自己淫液的小手,红着脸说:“那是因为……因为大家都在这里,所以……所以我就……”
  “感到特别”性“奋!”
  我断章取义说:“雾镜在被人看情况下特别敏感,有暴露狂的倾向!”
  “嗯!嗯!”
  彩烟赞同的点着头,而十婢也不甘寂莫围过来一起跟着点头。
  “妳……妳们讨厌啦!”
  雾镜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并以媲美光速的速度把头埋入我的怀中。
  接着所有人又是一阵瞎起哄,发起人依然是彩烟,照她人多才热闹的法则,带头者的人选当然是她当仁不让的抢下,然后就是同性间的性骚扰游戏,只见她们一会我抓妳的奶,妳挖我的屄的,小小的斗室之中充满着诱人的呻吟与淫糜的气味,而我在第一时间就跑了出去,因为我的肉棒先前射了太多次,现在已经涨的有刺痛感了,为了安全着想,我还是乖乖的呆在外头,等到她们玩够了,我再进去。
  不久之后,我听到室中的呻吟声减弱后才进去,望眼只见十二具衣衫凌乱的肉体正躺在地上喘息,看到每个人都一副春风海棠的模样,我的肉棒又开始慢慢的充血了,而那刺痛感又再度袭来,我不禁在心中默念那一段什么色即是空的经文,一边对她们说:“妳们休息好后,就到外面来商讨出去的事,来到这里这么久了,也该回到那花花世界去看一看。”
  说完我不等她们回话便跑了出去,来一个眼不见为净,这才让那刺痛感慢慢消去。
  不久,众人带着高潮的余韵来到那刻着武功的大厅,经过了我们一番的讨论之后,我们决定把这石洞中所有能带走的都带走,而这工作当然就非宝心这个移动仓库莫属了,说做就做,只见宝心口一张,数道流光钻入宝心的口中消失。
  “这样就好了喔?”
  我看到就这么简单几道光跑到宝心的口中后就结束了?
  我不信的问着宝心。
  宝心点了点头说:“是的,现在剩余空间还有百分之六十七。”
  “真的假的?”
  我连忙跑到各室看看东西还在不在。
  我哩咧,还真的都搬光了,那么多的东西,少说也有三、四百吨,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什么都没有了,宝心的能力还真是当小偷的最佳必备武器啊。
  我缓缓的走回来,发现现场少了一人,而那人正是彩烟,看样子她也和我一样去看东西是不是都消失了,这时我心中突然冒出一个问题。
  “雾镜,这个地方是谁造的?”
  “嗯……你是说原来的主人啊?”
  雾镜对我笑了笑说:“不知道耶,你问她们吧,我被那人带到这里被交待几项任务指令后,那人就消失了。”
  我偏过头问十女说:“妳们知道吗?”
  哮天抢着答说:“我知道、我知道!主人说他是宇宙大意识的分身,”
  宇宙大意识?是迷糊女战士动画版的那个吗?还分身咧。
  春水接着说:“主人还说过谁吃了烈阳菇,谁就是阴云洞的主人。”
  啊?吃了一个疑似电动按摩棒的物体就可以成为这里的神哦?那我改天吃到一对睾丸状的东西不知道会成为谁的主人?
  白玉接着又说:“主人还说过他会带个七世丑男、七世衰男、七世智障男、七世废柴、七世处男、七世白烂男、七世天阉男来这里,然后布下几个机缘让那人来这。”
  七世……男?原来我前世这么凄惨,七七四十九个辈子都当处男,这一辈子才破处,我可怜的前世啊!就让我来帮你们享受吧!(虽然我已不记得你们,安息吧!
  “这样啊,那接着只要拯救雾镜的胸部后就可以回到地面了!”
  当我快乐的说出这据话后,我被雾镜一拳打上天,我也终于体会到火箭队的感受了,好讨厌的感觉……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