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自述人生 »  酒井法子

酒井法子

更新时间: 2019-08-28 14:36:25



猛然刹车,两道雪亮的车灯照射在酒井法子的别墅门上。
  刘阳进入院内,扑面透着泥土气息的夜风吹过来,令人有一点寒意,那些树枝也纷纷向他点着头,表示祝贺。天空中一轮银盘似的寒月,把地面照耀得雪亮,满地的青草……一棵茂盛的歪脖杨树旁,身披银色月光的酒井法子等候在那儿,她脸上洋溢着动人的光采。

  「四年前,我答应了美女的请求,现在终于实现了……美女也该兑现诺言了?

  ……」。

  刘阳从黑皮包里抽出几张照片,交给酒井法子。

  酒井法子恨恨的眼光瞪视着照片,积蓄已久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淌了下来,一滴滴的滑落在丰满的酥胸上。

  「我等这一天太久了,刘阳。」酒井法子捂住脸庞,肩头开始颤抖,虽然没有声音但知道她的心在羞耻地哭泣。38岁的酒井法子,一米六六的身材苗条而丰盈;洁白细腻的皮肤光润如玉;鸭蛋型脸盘高鼻梁,细长的峨眉下面,一双清亮的眸子明媚如秋水,未笑时亦含笑。她气质高贵,举止温柔文静。

  刘阳低下头看见了她穿着一条红色的短裙,膝盖以上的雪白大腿,至少有十公分露在外面。修长柔美的小腿尽头处,穿的是双黑色绒面细高跟短靴,露出一节白色花边短袜。看起来清爽艳丽,精美雅致。

  「我的小弟弟想要你了,我等这一天也太久了。美女。」酒井法子注视着刘阳低下头,沉默不语……刘阳的一只大手拉下裤子的拉链,用手指将愤怒的大鸡巴慢慢的拉出,昂首的大鸡巴像一支20cm长的大香蕉终于脱离裤子的束缚,呈现在酒井法子的眼前了。肉棒上的表面青筋盘绕,龟头涨大,发着紫红光,突出在两条大腿中间。

  她的俏脸腾的绯红了,那鼓鼓的酥胸起伏着,一双美腿不由自主的并的更拢,两个圆圆的膝盖轻轻的相互摩擦着,似乎紧张的连站都站不稳了。

  「不要在这儿?……进屋吧,刘阳。被别人看到羞死了。」酒井法子目中满是恳求之色。

  「不!……这儿好。就在这儿……!」他凑到了美女的身边,闻到了那混合着美女体香的淡淡气息时,满腔的邪念就如火上浇油般爆发了。

  暗哑的吼叫了一声,粗暴的伸出双手,迅捷的脱掉了她遮挡身体的重要物件,白色的上衣和红色的裙子,乳罩,丝内裤,就这样悄然无助的掉落到了草地上。

  除了脚上穿着双细高跟短靴,露出一节白色花边短袜外。她现在几乎全裸。

  美女有着一种成熟的美,比少女更为风韵动人,浑身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酒井法子乌黑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胸前,遮挡在两个饱满的乳峰上。嫣红的乳头在发丝丛中若隐若现,增添了几分撩人的诱惑。

  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根间一丛柔细浓密的阴毛乌黑湿亮,阴唇细嫩外翻,圣洁肉缝是淫湿紧密。好像雕像般匀称的身材比例。

  赤裸裸的酒井法子凹凸有致的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阴毛却是无比的魅惑。酒井法子浑身的冰肌玉肤令刘阳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

  刘阳的宝贝竟然是超级的粗壮,酒井法子看得浑身火热,用手托持宝贝感觉热烘烘,暗想要是插入小穴不知何等感受和滋味呢?她双腿屈跪地板上,学那草原上羔羊跪乳姿势,玉手握住昂然火热的宝贝,张开小嘴用舌尖轻舔龟头,不停用两片樱唇狂热地吸吮套弄着,纤纤玉手轻轻揉弄宝贝下的卵蛋。

  刘阳虽然已经为数个女子用口为她们舔过,但自己却是头一次享受这种滋味,眼看宝贝被美艳的美女酒井法子,吹喇叭似的吸吮着,这般新奇、刺激,使刘阳浑身酥麻,从喉咙发出兴奋呻吟:「啊哟……美女你好……好会含宝贝啊……好……好舒服……」酒井法子如获鼓励,加紧的吸吮使小嘴里的宝贝一再膨胀硕大。

  「哎哟……宝贝快受不了……喔……好爽……」饥渴亢奋的酒井法子怕刘阳就此泄身,忙吐出宝贝酒井法子被刘阳拽到歪脖杨树旁,粉背贴紧了树干。

  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摆在眼前的这个背靠住树,两腿分开的美丽美女,就是专为他预备的奖励,脸上流露出一股垂涎欲滴的表倩。

  刘阳轻轻爱抚酒井法子那赤裸的胴体,从她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他抚摸她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在酒井法子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乳头,不多时,敏感的乳头变得膨胀突起,他将酒井法子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阴唇鲜红如嫩。刘阳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小穴舔吸着。

  「嗯……哼……啊……啊……」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仍然闭着眼睛的酒井法子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呻吟声,小穴泌出湿润淫水,使得刘阳欲火高涨、兴奋异常,左手拨开酒井法子那两片鲜嫩的阴唇,右手握住粗大的宝贝,对准了酒井法子那湿润的肥穴,他用手扶着美女的细腰,挺着他的粗大的鸡巴以向上45度角插入,往一个非常紧窄的阴道里塞进去。只觉得龟头被湿滑柔软的肉穴慢慢吞食,过了一阵紧绷感,有一种豁然畅通的感觉。他臀部猛然挺入,「滋」的一声,偌大宝贝全根尽没小穴。

  「刘阳,你的……真是太粗了,好硬……是不是,铁做的呀?」酒井法子一双秀眼里满是羞愧的看着刘阳。刘阳不理会她。往里用力一插,听见「唧」的一声,便全根捅了进去,直顶花心,充实的感受涌上大脑,「唔……」酒井法子轻哼一声。微红着脸,侧向一边,缓缓吐了口气,略带羞怯的微闭着美丽的双眼。

  哇!真是湿滑紧密。

  酒井法子已有4年没让男根光顾过她的小嫩穴。湿热的阴道紧紧密缚着刘阳的阴茎,毫无缝隙。

  刘阳吻上了她的脸颊,咬住了耳垂,喘着气,在她耳边说道:「娘子,阴道里面好像很紧啊……这几年你就没找个男人插你的下面?……」「啊?……刘阳,你个坏蛋……」酒井法子那双明如秋水的眼睛,登时睁得又圆又大,她急不可待的拧刘阳的脸蛋。

  刘阳把她珠圆玉润的双肩死死压紧在树干上,开始不留情的抽插起来。

  「嗯……嗯…喔…喔…」从她樱樱小口中传出浪浪的呻吟声。

  粗长的阴茎在她阴道里不停抽送。阴道口的粉红嫩皮裹住肉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美女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小臂,圆滚的臀部也随着他的动作,配合的一挺一挺的,皱着眉头,咬着自己的嘴唇,拼命的忍着不发出声音来。脸色涨的通红,长长的美发散在颤颤的雪白丰乳上。

  酒井法子边用那双明如秋水的眼睛不安的左右扫看着,边用屁股迎合着刘阳越来越快的动作。

  「你这个魔鬼!卑鄙的流氓!死有余辜!!“ 她娇怯怯的俏脸如霜,羞愤的颤抖着身子痛斥说。

  「你是不是还在想他操你的事?以后你就是我的了。我比那王八蛋的家伙厉害多了。」刘阳热血沸腾地边奸淫着自己的美女。边故意用下流的话言羞辱她的自尊心。

  他插得又快又深,弄得美女还是忍不住先哼哼起来。顾不上打他了。

  「唔……噢……唉哟……哟……唔唔……你个坏小子……啊……」。

  新鲜的姿势和禁忌的快感,使他的阳具每一次都是尽根而入!直冲开她的那两片阴唇,象打桩一样直抵花心,「卜滋!卜滋!卜滋!卜滋!」……「啊……啊……啊啊…刘阳…啊……啊……好……好硬梆梆……好……」酒井法子涨红着脸,水汪汪的眼睛瞅着高大的刘阳熟练的大干自己,心头象小鹿狂跳……酒井法子忍不住搂着刘阳的脖子,用她那性感湿润的双唇盖住刘阳的嘴。两人热烈的接吻。她不住地哼哼着,两人肉贴肉忘情地纠缠一团。酒井法子的淫水越来越多。

  刘阳喷着热热的鼻息,拚命的干她,要多享受一下这禁忌的快感,他抓着她那两团臀肉,咬着牙又猛干了八十几下。

  「啊……啊……啊啊…刘阳…啊……啊……」她花心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抖,秀眉紧促,浪叫不已。

  刘阳见她那付吃不消的渴媚态,似乎有了征服者的满足。

  「你个荡妇!当初为了得到……,主动让人奸淫了你三次……他操的你舒服吗?!」「不,不是主动的……啊……不舒服……他那儿不硬…噢……唉哟…不厉害,你别折磨我了……」「啪!」刘阳先打右臀,「啪!」再打左臀。美丽的雪白屁股现出一个一个交错的五指形红印!

  「娘子,你看我厉害吗?啊?……说!厉害吗?」刘阳邪恶的笑着。

  ……「哎……还要问那么多吗?……你好厉害哦……你10年前死去的爸爸也不如你厉害哦。」酒井法子红着脸承认,她从来不曾被干到失神的地步。酒井法子感到自己的屁股都湿答答的。

  这时的她急切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快乐,美女身体迎合着刘阳的每一次的抽插,刘阳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双腿之间那片湿滑的土地。

  猛插的强烈刺激,使酒井法子美丽的乳房,不停地颤抖,两个乳头因为刺激,呈紫红色的高高挺起。大约只有十分钟,她双腿不住地痉挛,屁股往上挺着。

  「啊……啊啊……」刘阳感到了阴茎被她的阴唇和肉壁越夹越紧,阴道抽搐着,忽然她洞穴内的一泄如注,直觉得滚烫的蜜汁很快流湿了她的整个大腿根。

  刘阳得意了,难得的是,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已明白无误地感觉到了美女的高潮。

  「唔……噢……唉哟……哟……唔唔……美女高声淫叫。

  「喔……好爽哟……好相公……姐姐的小穴……被大宝贝插得……好舒服哟……刘阳……我的好弟弟……再插快点……」春情汤漾的酒井法子,肉体随着宝贝插穴的节奏起伏着,激情淫秽浪叫着:

  「哎呀……刘阳……你的大……大龟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痛快哟……我又要丢给你了……喔……好舒服……」一股热烫的淫水直冲而出,刘阳感到龟头被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的原始兽性也暴涨出来,不再怜惜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花心、九浅一深、左右插花等等招式来调弄她。酒井法子的娇躯好似欲火焚身,她紧紧的搂抱着刘阳,只听到那宝贝抽插出入时的淫水声「噗滋」、「噗滋」不绝于耳。酒井法子感到大宝贝的插穴带给她无限的快感,舒服得使她几乎发狂,她把刘阳搂得死紧,大肥臀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叫床:「喔……喔……天哪……美死我了……刘阳……啊……操死我了……哼……哼……姐姐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哟……又……又要丢了……」酒井法子经不起刘阳的猛弄猛顶,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刘阳的大龟头,突然阵阵淫水又奋涌而出,浇得刘阳无限的舒畅,他深深感到那插入酒井法子小穴的大宝贝,就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感到无限的美妙,一再泄了身的酒井法子顿酥软软的瘫了。

  也许你喜欢